首页 > 女生 > 古装言情 > 乱世权宠:王爷醋劲有点大
63.28万 字 总点击 2 推荐票 0

一纸赐婚,她穿上了嫁衣,本打算暗戳戳的下个小毒,让病弱的夫君见见阎王,好做个逍遥寡妇。哪成想竟意外的收获了温润貌美老公一枚。只是,南宫嫣然看着眼前满身酸意的狗皮膏药,仰天长叹。说好的身娇体软易推倒呢,说好的温柔大度惹人疼呢。怎么就变成了个大醋缸、缸、缸……这是假的吧、假的吧,假的吧!……醋缸日常一:“你们关系很好?”某女一愣,低声嘀咕,“什么眼神。”“嗯……”从牙缝中挤出的一字,阴森森的有些冷,某女一个哆嗦,讪笑着开口,“诶呀,就是从小一起偷鸡摸狗的破关系,不好,不好。”醋缸日常二:“你看了他。”“哈?”“你看了他……”某男委屈,酸味一时飘香十里。某女咬牙,“他那时才五岁,五岁!”醋缸日常三:“他公然像你表白。”“哦。”某男抿嘴,翻了的醋缸已经飘香万里,“他公然像你表白!”某女白眼一翻,点了点某男手中提着的人形物件,“哦。”……古言为主,穿插玄幻情节,不喜请绕道,么么哒

书友评论
一纸赐婚,她穿上了嫁衣,本打算暗戳戳的下个小毒,让病弱的夫君见见阎王,好做个逍遥寡妇。哪成想竟意外的收获了温润貌美老公一枚。只是,南宫嫣然看着眼前满身酸意的狗皮膏药,仰天长叹。说好的身娇体软易推倒呢,说好的温柔大度惹人疼呢。怎么就变成了个大醋缸、缸、缸……这是假的吧、假的吧,假的吧!……醋缸日常一:“你们关系很好?”某女一愣,低声嘀咕,“什么眼神。”“嗯……”从牙缝中挤出的一字,阴森森的有些冷,某女一个哆嗦,讪笑着开口,“诶呀,就是从小一起偷鸡摸狗的破关系,不好,不好。”醋缸日常二:“你看了他。”“哈?”“你看了他……”某男委屈,酸味一时飘香十里。某女咬牙,“他那时才五岁,五岁!”醋缸日常三:“他公然像你表白。”“哦。”某男抿嘴,翻了的醋缸已经飘香万里,“他公然像你表白!”某女白眼一翻,点了点某男手中提着的人形物件,“哦。”……古言为主,穿插玄幻情节,不喜请绕道,么么哒
同类推荐
  • 皇后天天想辞职

    作者 : 赵芳沁

    一朝穿越,竟是个不受宠的皇后……云清可不想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不受宠又如何?她身后可是镇国大将军。如此强硬的后台靠山,她干嘛老死宫中。皇后性情大变,“技压众人”,睿智查案,同皇帝合作黑白脸……目的只有一个,一年后和离。一年后……“皇上,赶紧在和离书上签字吧。”“和离?朕手疼,写不了字。”“那摁个手印也行。”“来人,把朕手砍了!”云清嘴角一抽,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 乱世权宠:王爷醋劲有点大

    作者 : 心随所愿

    一纸赐婚,她穿上了嫁衣,本打算暗戳戳的下个小毒,让病弱的夫君见见阎王,好做个逍遥寡妇。哪成想竟意外的收获了温润貌美老公一枚。只是,南宫嫣然看着眼前满身酸意的狗皮膏药,仰天长叹。说好的身娇体软易推倒呢,说好的温柔大度惹人疼呢。怎么就变成了个大醋缸、缸、缸……这是假的吧、假的吧,假的吧!……醋缸日常一:“你们关系很好?”某女一愣,低声嘀咕,“什么眼神。”“嗯……”从牙缝中挤出的一字,阴森森的有些冷,某女一个哆嗦,讪笑着开口,“诶呀,就是从小一起偷鸡摸狗的破关系,不好,不好。”醋缸日常二:“你看了他。”“哈?”“你看了他……”某男委屈,酸味一时飘香十里。某女咬牙,“他那时才五岁,五岁!”醋缸日常三:“他公然像你表白。”“哦。”某男抿嘴,翻了的醋缸已经飘香万里,“他公然像你表白!”某女白眼一翻,点了点某男手中提着的人形物件,“哦。”……古言为主,穿插玄幻情节,不喜请绕道,么么哒

  • 娇权

    作者 : 杜如卿

    戚玉才过及笈之日不到一天,就有人上门提亲了。提亲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从小就咬牙切齿见不惯的小侯爷!“阿玉乃倾世佳人,吾爱慕已久,愿琴瑟和同,盟订齐眉。”戚玉:“你放屁!”萧景扶额:“阿玉已然及笈,怎可说话毫无礼数?”戚玉:“你混蛋!”萧景再次扶额:“阿玉怎不明白我的心呢?”戚玉:“你登徒浪子!”眼前的人影一闪到她跟前,温热的手掌紧紧握住纤细的腰肢。“本侯爷就是登徒浪子,阿玉这次可猜对了。”-----------题外话: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个慢节奏的人……所以文中各个人物的线条发展都有点慢,不着急慢慢写,反正一辈子还很长…谢谢支持!

  • 御前心理师

    作者 : 柯遥42

    贵妃产后抑郁 世子社交恐惧 将军回朝不久,患上PTSD 柏灵:王太医,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要不还是放着我来吧。 书友群:670878644欢迎来玩儿~

  • 寻今

    作者 : 云端的月羊

    公司政斗刚开了个头,一群人就被一部电梯送入古代,狰狞面目,裸露人心,谁不想要一个国家? 而几经磨难的她只想寻得自由,保护挚友。 神秘的梦境驱使她不断前行,她竭尽全力不顾生死,可初爱灼心,挚友散尽,从金字塔顶端跌入尘土,天地间,她的盖世英雄朝她伸出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