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浪漫青春 > 狂妃倾天下:王爷放肆宠
160.93万 字 总点击 543 推荐票 0

一朝穿越成了大将军府愚蠢又花痴的二小姐。 只是……怎么身材有点儿……肿?!! 前有亲弟弟深陷泥沼,后有继母蓄谋陷害,这都不算什么,突降一道赐婚圣旨是怎么回事?! 被赐婚的未来夫君,听说活不久了?身染重病,谁见谁躲? 市井笑言:病弱的小王爷恐怕不会病死,而是被压死! 咦? 不是说他快死了吗? 这个倾世之容,霸气腹黑,喜怒不形于色,浑身充满生杀予夺气息的人又是哪位?市井传闻太不靠谱! 想要杀她灭口?她冷笑甩出休书,“不想死,收了休书!” 再次相见时,某小王爷握紧她的手腕,震撼全场,“她是本王的王妃,谁若伤她分毫,本王灭他全族!” 等等,前不久还要杀她灭口的他,现在莫非是脑子坏掉了?

书友评论
一朝穿越成了大将军府愚蠢又花痴的二小姐。

只是……怎么身材有点儿……肿?!!

前有亲弟弟深陷泥沼,后有继母蓄谋陷害,这都不算什么,突降一道赐婚圣旨是怎么回事?!

被赐婚的未来夫君,听说活不久了?身染重病,谁见谁躲?

市井笑言:病弱的小王爷恐怕不会病死,而是被压死!

咦?

不是说他快死了吗?

这个倾世之容,霸气腹黑,喜怒不形于色,浑身充满生杀予夺气息的人又是哪位?市井传闻太不靠谱!

想要杀她灭口?她冷笑甩出休书,“不想死,收了休书!”

再次相见时,某小王爷握紧她的手腕,震撼全场,“她是本王的王妃,谁若伤她分毫,本王灭他全族!”

等等,前不久还要杀她灭口的他,现在莫非是脑子坏掉了?
同类推荐
  • 魔帝在上:盛宠腹黑二小姐

    作者 : 西王妃

    她,是二十一世界的顶级特工,一朝穿越,叱咤风云! 说我是废柴?我偏偏灵力朝群!说我懦弱?我斗渣渣斗到你们心颤!说我不配为神?我就是要闯神都,斗天道! 一纸婚书, 她成了他的和亲王妃。 传说,娶她是用来冲去他身上的乱世煞气。可是,第一次见面,她就给他喝蜘蛛汤,这是几个意思?他不过就是亲她一口,她就放火烧他,还有没有身为人家王妃的自觉性呢? “凤千凰,爷发誓:爷要白天宠你,晚上宠你,天天把你宠到脚发软!” 冥王爱上了一个女人,死缠烂打要上她的床,而冥王妃,本是抱着看戏的态度去和亲的,没想到,遇到一个无赖,打个平手、毒不死他也就罢了,还给心动了。 【这是一个胜者为王,败者暖床的故事】

  • 妈咪,爹地的醋坛子又打翻了

    作者 : 甜甜的芫七

    “妈咪,我爹地是谁?”某宝好奇的问。 “死了,坟头草比你高了。” “那妈咪,你有想过再找个老公吗?”某宝再次好奇。 凌嫣粲然一笑:“没有,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妈咪,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在变相骂我呢?”某宝嘟嘴不满。 凌嫣莞尔一笑:“乖,你怎么能和他们一样呢。” 然,某日某天,被某总裁抵在墙角质问:“我死了,坟头草都有你高了,嗯?” “呵呵,你确实比我高。”某女瞬间认怂。 “我是大猪蹄子,嗯?” “那也是绝美的大猪蹄子,让人忍不住想啃一口的那种。”凌嫣一本正经的说。 “是吗?”叶煜宸嘴角上扬,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凑近轻语道:“那要不……啃一口?”

  • 穿越之翻手为云覆手雨

    作者 : 桑秋

    她是貌美如仙的相府嫡女,却蛇蝎心肠; 他是权控天下的少年王爷,却扮猪吃虎。 坑他、气他、虐他、欺负他,总是撩完就跑,不留半分余香。 每每如此,他总会耸肩摊手:“她想当王妃都想疯了吧?” 对此,她嗤之以鼻:“呵呵呵,他距离成为一个合格的面首,还差得远呢!” “小姐,那你想要得到的是……” 至高无上的权利,富甲天下的财富,还有人见人爱的高富帅,一个都不会少! 穿越女就是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次穿越一次爽,一直穿越一直爽。 她,要一爽到底! ……

  • 鲜嫩小娇妻:末世战神宠上瘾

    作者 : 燕雨承颜

    传闻某总裁令人闻风丧胆,杀人如麻。 微澜却不以为意,“他那么有本事,去砍丧尸啊!” 又传某总裁待人慈祥温和,爱民如子。 微澜更是不服气:“他那么善良,为什么总是揪着我不放?” 某总裁找来了:“女人你又偷我的猫?” 微澜抱着猫一脸无辜,分明是猫不放过她。 当她励志要去拯救苍生, 知道了这个消息的他弯了弯唇角:“同意!” 随手召唤来成千上万雇佣军:“若是夫人少一根头发,拿你们所有人的命来换!”

  • 年轮无效生长

    作者 : 丁以洋

    来到彼此生命中的意外,好像都是灾难。 以为可以平平安安长大的田一晨怎么都没想到意外来的这么势如破竹。 本以为即使摧枯拉朽,他也有挽救的神力,谁知道这家伙这么脆弱,三天两头想着不活了。 “章嘉许,你要是死了,就欠我一条命,你还得起吗?” 本以为他会感动,结果一转头就要赶人走,对付这种人就得下狠心,说走咱就走。 田一晨这一走,章嘉许真是拼了老命才把人追回来。 “你要是有小时候一半听话,我至于这么累吗?” “你活该……你这种求人办事的态度,这婚是结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