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百合 > 这只人鱼又凶又萌
7.03万 字 总点击 1 推荐票 0

正文已完结 ———本文文案——— 宴清捡到一只好看的小鱼。 他看上去很无辜无害的样子,却是一脸凶巴巴:别碰我的肚子,滚开,愚蠢的人类! 初见时他浑身防备警惕,一口咬住她,她的手腕顿时鲜血汩汩流出,再往上一点,就是大动脉的位置 宴清:害,还挺凶的。 当他喜欢她,每天都要求抱抱,打个滚翻开肚皮让她尽情rua,有时候宴清太忙忘记,他委屈地说:今天你一整天都忽视我,是不是外面有鱼了! 宴清:?我没有。 小鱼凑过来在她身上嗅啊嗅。 宴清趁机在他的脸上mua了一大口。 他的脸顿时红了,双眸如水,湿漉漉地看着她。 宴清:可爱,想…… ————————————— 下一本《当男频文变成甜文》,求个收藏~ 姜糖穿越到一本男频升级爽文中。 作为后宫一员,她以为走的是宫斗剧本,豪情壮志准备进入宫斗模式。 没想到画风一变,竟然成了绝地求生! 姜糖:???? 更方的是,她发现男主的人设跟书里的完全不一样。 姜糖:原著误我!! 众多后宫成员在树下打得热火朝天。 他抱着她在树上吻得难舍难分。 姜糖坐在他的怀里,睁着眼盯着他专注沉沦的神情,忍不住神游天外,她居然和男主正宫在一起了…… 姜糖: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带点绿(给男主点蜡) 男主:勿cue,忙着吻你。 1,男主不是真的开后宫,没碰过!而且他是个蛇精病,前期女装大佬,伪装成自己后宫一员。 2,甜文,感情戏较多。 3,绝地求生不带引号,是真的求生,会死很多人。女主负责躺赢。 ————预收文———— 重锦穿越进一本古早虐文里, 遇到一个温柔如水的白衣美人。 朦胧水烟中,他撑着一把油纸伞对她浅笑低语,靠得极近,俯身在她的唇瓣落下轻柔一吻。 白色发带拂过她的脸颊,如微风细雨般柔软缠绵。 重锦:傻子才会选择渣男主!白衣美人不香吗? 结果,昔日陪伴多年的美人竟然是个精分。 有时候是温柔体贴的千鹤宫宫主。 有时候是令整个修真界闻风丧胆的狠毒傀儡师,所到之处无人生还,杀人不眨眼的那种。 重锦立刻伸回试探的小jiojio,怂了:告辞! 残忍、黑暗,只有傀儡陪伴的暮影。 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像阳光一样明媚的姑娘。 二十年如同行尸走肉的生涯里,他感受到了不同于傀儡,令人欢喜的温暖。 可是,她却为了那个男人抛弃了自己。 他表面上笑面如蜜,化作一黑一白、两个身形各异的傀儡团团围住重锦。 两个声音共同起伏重合,难以辨认各自的身份。 “他们”凑在她耳边低声说:还逃不逃了?

书友评论
正文已完结
———本文文案———
宴清捡到一只好看的小鱼。
他看上去很无辜无害的样子,却是一脸凶巴巴:别碰我的肚子,滚开,愚蠢的人类!
初见时他浑身防备警惕,一口咬住她,她的手腕顿时鲜血汩汩流出,再往上一点,就是大动脉的位置
宴清:害,还挺凶的。


当他喜欢她,每天都要求抱抱,打个滚翻开肚皮让她尽情rua,有时候宴清太忙忘记,他委屈地说:今天你一整天都忽视我,是不是外面有鱼了!
宴清:?我没有。
小鱼凑过来在她身上嗅啊嗅。
宴清趁机在他的脸上mua了一大口。
他的脸顿时红了,双眸如水,湿漉漉地看着她。
宴清:可爱,想……


—————————————


下一本《当男频文变成甜文》,求个收藏~
姜糖穿越到一本男频升级爽文中。
作为后宫一员,她以为走的是宫斗剧本,豪情壮志准备进入宫斗模式。
没想到画风一变,竟然成了绝地求生!
姜糖:????


更方的是,她发现男主的人设跟书里的完全不一样。


姜糖:原著误我!!

众多后宫成员在树下打得热火朝天。
他抱着她在树上吻得难舍难分。
姜糖坐在他的怀里,睁着眼盯着他专注沉沦的神情,忍不住神游天外,她居然和男主正宫在一起了……

姜糖: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带点绿(给男主点蜡)

男主:勿cue,忙着吻你。


1,男主不是真的开后宫,没碰过!而且他是个蛇精病,前期女装大佬,伪装成自己后宫一员。
2,甜文,感情戏较多。
3,绝地求生不带引号,是真的求生,会死很多人。女主负责躺赢。

————预收文————

重锦穿越进一本古早虐文里,
遇到一个温柔如水的白衣美人。
朦胧水烟中,他撑着一把油纸伞对她浅笑低语,靠得极近,俯身在她的唇瓣落下轻柔一吻。
白色发带拂过她的脸颊,如微风细雨般柔软缠绵。
重锦:傻子才会选择渣男主!白衣美人不香吗?



结果,昔日陪伴多年的美人竟然是个精分。
有时候是温柔体贴的千鹤宫宫主。
有时候是令整个修真界闻风丧胆的狠毒傀儡师,所到之处无人生还,杀人不眨眼的那种。
重锦立刻伸回试探的小jiojio,怂了:告辞!



残忍、黑暗,只有傀儡陪伴的暮影。
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像阳光一样明媚的姑娘。
二十年如同行尸走肉的生涯里,他感受到了不同于傀儡,令人欢喜的温暖。
可是,她却为了那个男人抛弃了自己。



他表面上笑面如蜜,化作一黑一白、两个身形各异的傀儡团团围住重锦。
两个声音共同起伏重合,难以辨认各自的身份。
“他们”凑在她耳边低声说:还逃不逃了?
同类推荐
  • 逆袭者之水晶皮王

    作者 : 牛亮

    睡仙洞三叔干出的好事,让牛亮从小学会《回梦心经》,爷爷又传授牛亮《七十二路小擒拿》,踏入社会经历社会的磨难,考验后,用一块猪皮带领几万叫花子逆袭成王者……

  • 在狗血文里当渣女[快穿]

    作者 : 去污粉

    《在后宫文里反渣了龙傲天[快穿]》已开,欢迎来看~ * 玉流雪绑定一个破系统后,不完成女配们临死前委托的任务就会死。 委托1:“我要那个抢我未婚夫的狐狸精付出代价!” 委托2:“我要和我不解风情的妻子离婚!我一秒钟都受不了她了,只要看见她就倒胃口……” 委托3:“我要那个女人摔下神坛,生不如死……” 玉流雪:OKOK。 于是玉流雪变成了霸总的落魄小白莲/有权有势的渣女总裁/和顶流隐婚的炮灰小可怜…… 然后开始勾引女主。 结果没想到竟然成功了。 这就有点尴尬了。 1V1 作者微博@一袅细腰

  • 恋爱游戏加载中

    作者 : 一鹤三金

    【高亮:正版全文阅读四块钱左右,通过盗版渠道看到这个文案的你们自己掂量掂量!!! 【半杯奶茶钱,换得你一家人平安喜乐不受诅咒,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by一个被盗文气到倒仰的作者菌。 正文文案: 洛玥误入了一款乙女向全息恋爱攻略游戏。 通关规则三点。 1、高考两天无限轮回,通关为止。 2、通关条件:攻略宿星辰或罗源达到HE结局,并且高考成绩考得740分。 3、关键游戏数据会累积至下一周目。  宿星辰,高考前亲如闺密人形忠犬,高考结束后被拉黑,至今未能再联系。 罗源,她的高富帅前男友,玩腻了就分手的那种。 洛玥:这特么咋攻略!!! “游戏加载中……” #高考两天无限轮回# #你是选择这个噩梦级攻略目标呢,还是这个地狱级攻略目标呢?# N周目后—— 【恭喜洛玥达成宿星辰线HE:[开窗见星辰]】 【恭喜洛玥达成罗源线HE:[缘分本天成]】 洛玥:……不要问,问就是洛玥玛丽苏天下第一:) #女主吐槽役# #二对一三角恋# #游离不定修罗场# 其他的: 1、游戏框架参考galgame。 2、现实结局1v1,欢迎买股。 3、日更。 4、全文清水拉灯。 5、存在大量补充说明番外(已改为第三人称),请注意。 F:请多指正,欢迎批评,欢迎捉虫,努力提高中。 鞠躬感谢看到这里的童鞋,试着戳一下正文?嘿嘿。 —————— 接档文求收藏啦~书名《穿成两本书的恶毒女配[穿书]》 岑歌发现她穿成一本修仙背景虐恋文中的恶毒女配,痴恋男主不得因此嫉恨女主,被女主一剑斩了。 时机很巧,男主戏无衡正因恋而不得,打算跳崖冷静一下。 岑歌:吃瓜围观,才不拦他。   戏无衡真跳下去了。   片刻后,他御剑凌空英姿潇洒飞到她面前,把一朵虎耳草递给她:“金线吊芙蓉,很衬你。”   岑歌懵逼接过。   岑歌发现她同时穿成一本无女主升级流修仙文里的恶毒女配,为宝物不择手段意图陷害男主,被男主一剑斩了。   男主岭南在未来修无情道成神,此刻却还是清秀俊逸孤高无尘的青年,眸意冷然。   背地里,他却拉住岑歌,奶凶奶凶地求她:“戏无衡身上都是不祥的黑气,可不可以离他远一点?”   岑歌发现她同时穿进了一本%%*&……的修仙文中。她在里头是%¥%#¥#@¥#……的恶毒女配。   所以,男主们,歇一歇,停一停,修个仙,不要忙着追她好不好?   *双男主:敏感傲娇鬼畜易炸毛戏无衡,远观孤高害羞内敛岭南。欢迎买股~   *女主事业党   *争风吃醋修罗场   *日更。   *全文清水拉灯。   *请多指正,欢迎批评,欢迎捉虫,努力提高中。   鞠躬感谢看到这里的童鞋,进入作者专栏点击收藏吧!啦啦啦~

  • 我是楚球王

    作者 : 葬爱叶良辰

    吉尼斯颠球记录保持者,梅斯青年队队长,被称为梅斯双少的王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室友皮亚尼奇羡慕,库利巴利和马内在他面前只是弟弟。伤病猛于虎,伤病毁了王憷,重生以后,他竟然有伤病增幅系统,越受伤越强……伤病不会问题,那还有什么能阻挡王憷的脚步?重活一世,王憷一定要站在足坛之巅!

  • 青梅令(重生)

    作者 : 吃颗仙桃

    顾宜宁是当朝宰相千娇百宠的掌上明珠,清艳窈窕,瑰姿艳逸,年少时痴心错付,放着身边青梅竹马的陆旌不要,偏钟情于林家小侯爷。 为嫁心头所爱,不惜跟陆旌断绝关系,宰相爱女如命,自是允了这桩婚事。 后父亲锒铛入狱,自己陷身火海时,那个抵着火焰不顾性命冲进来救她的人,却是她弃之如履而今万人敬仰的摄政王殿下。 侥幸逃过火劫后,陆旌虽对她冷脸相对,却仍坚持八抬大轿风风光光地把众人口中这位弃妇迎娶进门,她摇身变为摄政王妃,此后十余年盛宠不衰,被惯养地愈发娇气。 顾宜宁时常觉得自己对陆旌有所亏欠。 去世之后,竟重回年少,彼时,她刚跟陆旌断绝来往,还声称要与他老死不相往来,阵仗闹地颇为难堪,据说传遍了京中上下。 平日都是陆旌哄她,她怎知如何哄人,只得硬着头皮,将订婚请柬送了过去,希望能与他见上一面。 男人眼底怒意汹涌,脸色铁青,将请柬扔至一旁,气极道:“就不怕我把整个订婚宴给掀了!” 顾宜宁听后面露喜色:“这样更好。” 男人只当她在挑衅,面色沉地愈发厉害。 顾宜拧瑟瑟发抖,她是不是哄人的方式不太对? 1V1双处双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