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 > 耽美百合 > 才上心头
21.69万 字 总点击 138 推荐票 0

*正文和番外都已完结,可放心入坑*   *推我系列文《病名为宠》《赠你温柔》《锁蛮腰》戳专栏收藏下吧*   【本文文案如下】      *火葬场口味小甜饼*      临川三中的人都知道,谢柳是陆筝忠诚的小跟班。   陪他翘课、上网,为他点烟。   她愿意陪他一起坏。      直到高二下学期期末的前一天,陆筝的兄弟堵着谢柳表白求交往。   女生心慌意乱的看向旁边靠在墙上点烟的陆筝。   他也看了她一眼,半眯着桃花眼笑:“看我干嘛?行不行你倒是吱个声,别让我兄弟干等着。”   后来,谢柳才知,原来陆筝暗恋一位高三学姐五年了。   除了学姐,他谁也不会爱。      从那以后,陆筝身后再也没见过那个叫谢柳的小跟班了。   小弟问陆筝怎么回事。   男生轻皱眉,吐了口烟圈,低笑:“那丫头啊?可能是幡然醒悟,回去好好学习了。”   “她跟我们,本来也不是一路人。”      高考后,谢柳出国了。   经年重逢,是在一次高中同学会上。   有人看见谢柳被陆筝抱坐在洗手台上。   醉气熏熏的他逼近她,桃花眼里流光溢彩,声音带着哭腔:“谢柳,你真狠,你走得头也不回……我他妈像条疯狗一样找了你五年!”   谢柳听了,反应很淡:“陆先生大可不必如此,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不是一路人。”   陆筝噎了噎,皱起眉:“道不同?我他妈分分钟拆了它重修你信不信?”      *这一次,死也要死在有你的道上*   【阅读指南】   *作者君抛头颅撒狗血,慎入;众口难调,不喜请取收。   *双洁,火葬场口味小甜饼。   *盗版勿评,请给正版读者和作者君留一片净地。   *文案写于2020.10.29,已截图留证。   ——————   系列预收文《锁蛮腰》,戳专栏收藏下吧   文案如下:      *真追妻火葬场,男二上位*   *第①版文案*      陆时欢有两个竹马,其中一个,她爱了很多年。   高中那三年里,她永远是第一个在平安夜给他送苹果的人;   也是第一个在天冷的时候熬夜给他织围巾的人。   这份爱,持续了很多年。   庆幸的是,温时意回应了她。      高考结束后的那一晚,温时意在人声鼎沸的KTV里将陆时欢抵在包间内的洗手间里,亲吻了她的额头。   那晚温时意的脸染了胭脂色,落在她颊侧的双手,炙.热滚烫,微微有些颤抖。   男孩满目深情:“欢欢,你的名字早晚会出现在我家户口本上。”      后来,陆时欢才明白,原来再相爱的两个人,也有可能走到相看两相厌的一天。      大学毕业后,陆时欢和温时意分手了。   那天她把温时意送给她的求婚戒指砸在了他的脸上,笑得讥讽又凉薄:“瞎子配婊.子,也很绝了。”   “那就祝你们天长地久好了。”   当时,温时意冷着一张脸,眼眸里凝着怒意,“陆时欢,我是个男人,我也是有需求的。”   况且他和学妹又没有真的发生什么。   他悬崖勒马,还不足以证明对她的爱和忠贞吗?      温时意以为,陆时欢只是闹闹脾气,时间会治愈她。   他要做的只是耐心等待,一天,一个月,三个月……   温时意终于等来了陆时欢。   她被他哥带回了家,他哥的手紧锁在陆时欢的小蛮腰上,两人亲密无间。   然后,温时意听见他哥沉冷的嗓音噙笑:“介绍一下,陆时欢,你嫂子。”      *后来我的名字真的写在了你家户口本上,成了你嫂嫂*      *第②版文案*      陆时欢和温时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的那天,温锦寒坐了八个小时长途车赶回小镇。   看见他们十指相扣从KTV出来,少年红了眼,喝得烂醉如泥。      陆时欢和温时意分手的那天,温锦寒连夜的飞机回国。   他在酒吧找到了哭成狗的陆时欢,温柔地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浅声安慰:“欢欢不哭,下一个更乖。”   女孩吸了吸鼻子,不太相信:“你怎么知道?”   男人僵了僵,拥她入怀,很小声:“因为我就是下一个。”      【阅读指南】   *男二上位文,温时意直接火葬场。   *男二是男主他哥,是女主另一个竹马。   *双C设定。   *文案写于2020.12.30,已截图留证。

书友评论
*正文和番外都已完结,可放心入坑*
  *推我系列文《病名为宠》《赠你温柔》《锁蛮腰》戳专栏收藏下吧*
  【本文文案如下】
  
  *火葬场口味小甜饼*
  
  临川三中的人都知道,谢柳是陆筝忠诚的小跟班。
  陪他翘课、上网,为他点烟。
  她愿意陪他一起坏。
  
  直到高二下学期期末的前一天,陆筝的兄弟堵着谢柳表白求交往。
  女生心慌意乱的看向旁边靠在墙上点烟的陆筝。
  他也看了她一眼,半眯着桃花眼笑:“看我干嘛?行不行你倒是吱个声,别让我兄弟干等着。”
  后来,谢柳才知,原来陆筝暗恋一位高三学姐五年了。
  除了学姐,他谁也不会爱。
  
  从那以后,陆筝身后再也没见过那个叫谢柳的小跟班了。
  小弟问陆筝怎么回事。
  男生轻皱眉,吐了口烟圈,低笑:“那丫头啊?可能是幡然醒悟,回去好好学习了。”
  “她跟我们,本来也不是一路人。”
  
  高考后,谢柳出国了。
  经年重逢,是在一次高中同学会上。
  有人看见谢柳被陆筝抱坐在洗手台上。
  醉气熏熏的他逼近她,桃花眼里流光溢彩,声音带着哭腔:“谢柳,你真狠,你走得头也不回……我他妈像条疯狗一样找了你五年!”
  谢柳听了,反应很淡:“陆先生大可不必如此,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不是一路人。”
  陆筝噎了噎,皱起眉:“道不同?我他妈分分钟拆了它重修你信不信?”
  
  *这一次,死也要死在有你的道上*
  【阅读指南】
  *作者君抛头颅撒狗血,慎入;众口难调,不喜请取收。
  *双洁,火葬场口味小甜饼。
  *盗版勿评,请给正版读者和作者君留一片净地。
  *文案写于2020.10.29,已截图留证。

  ——————
  系列预收文《锁蛮腰》,戳专栏收藏下吧
  文案如下:
  
  *真追妻火葬场,男二上位*
  *第①版文案*
  
  陆时欢有两个竹马,其中一个,她爱了很多年。
  高中那三年里,她永远是第一个在平安夜给他送苹果的人;
  也是第一个在天冷的时候熬夜给他织围巾的人。
  这份爱,持续了很多年。
  庆幸的是,温时意回应了她。
  
  高考结束后的那一晚,温时意在人声鼎沸的KTV里将陆时欢抵在包间内的洗手间里,亲吻了她的额头。
  那晚温时意的脸染了胭脂色,落在她颊侧的双手,炙.热滚烫,微微有些颤抖。
  男孩满目深情:“欢欢,你的名字早晚会出现在我家户口本上。”
  
  后来,陆时欢才明白,原来再相爱的两个人,也有可能走到相看两相厌的一天。
  
  大学毕业后,陆时欢和温时意分手了。
  那天她把温时意送给她的求婚戒指砸在了他的脸上,笑得讥讽又凉薄:“瞎子配婊.子,也很绝了。”
  “那就祝你们天长地久好了。”
  当时,温时意冷着一张脸,眼眸里凝着怒意,“陆时欢,我是个男人,我也是有需求的。”
  况且他和学妹又没有真的发生什么。
  他悬崖勒马,还不足以证明对她的爱和忠贞吗?
  
  温时意以为,陆时欢只是闹闹脾气,时间会治愈她。
  他要做的只是耐心等待,一天,一个月,三个月……
  温时意终于等来了陆时欢。
  她被他哥带回了家,他哥的手紧锁在陆时欢的小蛮腰上,两人亲密无间。
  然后,温时意听见他哥沉冷的嗓音噙笑:“介绍一下,陆时欢,你嫂子。”
  
  *后来我的名字真的写在了你家户口本上,成了你嫂嫂*
  
  *第②版文案*
  
  陆时欢和温时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的那天,温锦寒坐了八个小时长途车赶回小镇。
  看见他们十指相扣从KTV出来,少年红了眼,喝得烂醉如泥。
  
  陆时欢和温时意分手的那天,温锦寒连夜的飞机回国。
  他在酒吧找到了哭成狗的陆时欢,温柔地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浅声安慰:“欢欢不哭,下一个更乖。”
  女孩吸了吸鼻子,不太相信:“你怎么知道?”
  男人僵了僵,拥她入怀,很小声:“因为我就是下一个。”
  
  【阅读指南】
  *男二上位文,温时意直接火葬场。
  *男二是男主他哥,是女主另一个竹马。
  *双C设定。
  *文案写于2020.12.30,已截图留证。
同类推荐
  • 世界树的游戏

    作者 : 咯嘣

    “虚拟现实游戏”《精灵国度》中人气最高的NPC,世界树的化身,自然之母,生命女神,精灵主宰——伊芙·尤克特拉希尔高坐在自己的神座上,微笑地看着台下的玩家们:“欢迎来到剑与魔法的世界。”这是一个重生成真神的穿越者携第四天灾在异世界共创美好生活的故事(迫真)……PS:伪/非DND,幕后玩家流,主角单身《世界树的游戏》书友群:674四七四458

  • 青梅令(重生)

    作者 : 吃颗仙桃

    正文已完结 顾宜宁是当朝宰相千娇百宠的掌上明珠,清艳窈窕,瑰姿艳逸,年少时痴心错付,放着身边青梅竹马的陆旌不要,偏钟情于林家小侯爷。 为嫁心头所爱,不惜跟陆旌断绝关系,宰相爱女如命,自是允了这桩婚事。 后父亲锒铛入狱,自己陷身火海时,那个抵着火焰不顾性命冲进来救她的人,却是她弃之如履而今万人敬仰的摄政王殿下。 侥幸逃过火劫后,陆旌虽对她冷脸相对,却仍坚持八抬大轿风风光光地把众人口中这位弃妇迎娶进门,她摇身变为摄政王妃,此后十余年盛宠不衰,被惯养地愈发娇气。 顾宜宁时常觉得自己对陆旌有所亏欠。 去世之后,竟重回年少,彼时,她刚跟陆旌断绝来往,还声称要与他老死不相往来,阵仗闹地颇为难堪,据说传遍了京中上下。 平日都是陆旌哄她,她怎知如何哄人,只得硬着头皮,将订婚请柬送了过去,希望能与他见上一面。 男人眼底怒意汹涌,脸色铁青,将请柬扔至一旁,气极道:“就不怕我把整个订婚宴给掀了!” 顾宜宁听后面露喜色:“这样更好。” 男人只当她在挑衅,面色沉地愈发厉害。 顾宜拧瑟瑟发抖,她是不是哄人的方式不太对? 1V1双处双洁 --------- 预收文求收藏《娇颜策》 魏舒窈身为候府嫡女,千娇万宠,诸事顺遂,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心爱的人吊在城楼上,用她的性命做威胁,生生逼退三十万叛军。 而城墙之下,先前被她退过婚的男人端于马背之上,英姿冷容,戾气压身,甘用兵符换她一命。 然绳索断开,昔日里清贵的世家娇女从城楼坠下,摔了个香消玉殒。 那年叛军攻城,整座皇城的风都带着血腥味。魏舒窈以皇后之礼厚葬,成了新帝心头那抹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 重活一世,醒来后发现她刚退了与顾玹的亲事。 此事皇城内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都说候府嫡女不识抬举。 传到顾玹耳边,不过淡淡一句“不是非她不可。”    一朝碰面,顾玹轻淡地看了她一眼,目光近乎冷漠。    魏舒窈注视着男人经过时漠然的身影,一时不知该如何上前搭话。    盛世心机美人X偏执深情 双处双洁无后宫

  • 不羁

    作者 : 小乔木

    [正文完结,番外不定期更新。每章首个帮捉虫的有小红包~]下本开《耍赖》《我爱你 我装的》打滚滚求收藏呀~ 本文文案: 1 南夏长着一张“初恋脸”——清纯,乖巧,高不可攀。 而她大学里的恋爱对象顾深——痞坏,嚣张,放荡不羁。 人人都等着她被甩。 顾深却对她宠得厉害,不仅在她面前烟酒不沾,连坐姿都规矩得很。 直到有天暴雨,顾深全身都被浇透,吊儿郎当地问她:“真分手?” 南夏点头。 顾深把伞扔给她,扭头便走。 2 多年后,南夏回国上班,顾深意外成了她上司。 介绍时助理看出两人中间微妙的气氛:“你们认识呀?” 顾深轻描淡写:“认识。” 顾深:“我前女友。” 顾深:“后来我把她甩了。” 顾深:“没想到这么不死心,竟然还追了过来啊。” 顾深:“既然来了,希望你不要因为私人感情影响工作。” 南夏:“……” 3 后来工作加班,顾深第N次把饭盒拿到南夏面前催她吃饭。 南夏:“顾总监,希望你不要因为私人感情影响工作。” “……” 顾深吊儿郎当地笑了声,凑过去:“来说说,我跟你有什么私人感情?” 南夏:“……” 清纯温柔外冷内热女主 VS 放荡不羁痞帅男主 阅读指南: 双c,甜文 * 下本开《耍赖》打滚滚求收藏呀~ 文案: 1. 二十岁那年,桑白被带到陆慎家里。 陆慎捏住她下巴尖,望着她眼神淡漠:“想清楚了?要跟我?” 桑白点头。 陆慎眼眸幽深,淡声:“吻我。” 桑白轻颤吻上他的唇,那是她初吻。 2. 两年后,陆慎的白月光影后回国,他亲自去机场接人。 陆氏集团总裁跟影后的绯闻沸沸扬扬,在热搜上挂了三天。 桑白去找陆慎想弄明白情况,听见朋友问:“你跟影后这么高调,不怕那位跟你闹分手?” 陆慎只说了三个字:“她不敢。” 当天夜里,桑白收拾行囊,搬出别墅,跟陆慎再无交集。 3. 陆慎的短信她不回,电话她拉黑。 得知陆氏集团濒临破产,桑白把陆慎给她买的礼物折成钱还回去。 当天夜里,她房门被敲响。 陆慎站在门外,拎着个行李箱:“我破产了。” 桑白:“所以?” 陆慎:“你得养我。” 桑白:“?” 陆慎从善如流地拎着箱子进来,耍赖:“我不也养了你那么久。” 桑白毫不留情,把他连人带箱子扔出门。 小剧场: 桑白在睡梦中听见有人敲窗。 她起身拉开窗帘,看见陆慎的脸在10楼窗外。 他像个无赖:“开个窗呗?” 怕他掉下楼,桑白开了窗,冷笑看他:“想清楚了?要跟我?” 陆慎了然:“放心,我知道怎么跟一个人。” 他从容脱掉外套,主动吻她。 桑白:“?” 桑白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骄傲明艳叛逆装乖大小姐 VS 表面霸道狠厉内心温柔总裁】 * 下下本开《我爱你 我装的》文案: 1 蒋凝是在酒吧遇见宋听澜的。 他风度翩翩,笑容温柔如水,简直要命。 闺蜜说,宋听澜这种公子哥儿没有心,女友从没超过一个月,而且就喜欢挑蒋凝这种清纯的下手。 果然,当晚宋听澜甩了怀里佳人,大方过来追求她:“我刚跟朋友打赌,三天之内你会是我女朋友。” 蒋凝含笑勾住他脖子,去吻他的唇:“不用三天,三分钟后就是。” 2 周围没人看好两人恋情,都等着蒋凝被甩的那天。 却没想到一个月后,蒋凝主动提了分手,她一张小脸纯真又懂事:“放心,我懂你的规矩。” 后来,宋听澜在酒吧再遇蒋凝,她身旁已经有了别的男人。 她含笑跟那男人解释:“你吃什么醋,我跟宋听澜也不过就是玩玩,对你才是真心的……” 宋听澜:“……” 3 南城人人都听闻宋听澜像是转了性,居然追一个女人追了半年。 拍卖会上,宋听澜拍下一颗十几克拉的粉钻,捧到女人面前,近乎卑微地恳求:“凝凝,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蒋凝笑容凉薄:“宋先生,我没有心的。” 宋听澜握住她的手:“我把我的心分一半给你。” #海王与海后的强强PK#

  • 嫁给霍医生

    作者 : 碗泱

    【求五星好评,新文《宠婚撩人》已开】 【下本写《深情占有》《惹火》,文案在下,求预收微博@碗泱】 文案: 谈昔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以律师助理的身份进驻临水市至华医院。 霍医生霍祈斯文淡漠,业务能力更是数一数二,无数年轻貌美的小护士为他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谈昔偏偏还要与这位高岭之花对接工作。 谈昔:“好……好巧?” “不巧,”霍祈淡笑,扯了扯白大褂领口,理所当然道,“我点名要的你。” 谈昔欲哭无泪,转身想逃,却被男人一把扯进怀里,嗓音温柔而强势:“昔昔,你还想躲我多久?” 谈昔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高中时跟霍祈谈了场恋爱。 见过他发疯的模样,从此再也逃不掉。 * 一天晚上,霍祈将谈昔抱在怀里,俯身吻上她眼睫:“我们已经在一起八年零一个月了。 “减去六年才对。” “也要算。” “?” 霍祈眼神炙热,嗓音深沉喑哑:“你从来都是我的。” 一天比一天想你,也一天比一天爱你。 * 有个帖子热度不降:扒一扒清冷寡欲的霍医生。 谈昔内心os: 全都是假象!! 他曾在神面前许愿,愿他的女孩一生无虞,平平安安。 清冷寡言医生x清甜貌美律师/甜文/双c双初 ——《宠婚撩人》连载中—— 文案: 霖城商界大佬宋凛州清冷矜贵,禁欲自持,只可惜婚事成谜,多少名门小姐送上门却被他打发了。 女星林晚意欢脱可人,美艳骄矜,有一天却公然晒出了二人结婚证。 网友送以二人“貌合神离”夫妇黑称。 林晚意手滑点了个赞。 黑粉:一定是没底气,默认了!! 一周后,记者拍到宋凛州拍下一串价值千万的项链,第二天林晚意戴着出席活动。 一个月后,两人从剧组出来,林晚意嘴唇鲜红一片,宋凛州似笑非笑地擦掉唇边的口红印。 两个月后,记者终于拍到林晚意拉着行李箱出了宋家别墅。 黑粉:巴啦啦能量我要狂欢! 在这个无星无月的夜晚,有记者拍到,宋凛州掐着林晚意的腰吻了上去。 那叫一个难舍难分。 一向不露面的宋凛州转发黑粉微博: 只是跟太太出门度个假。@林晚意 黑粉:不是貌合神离,是恩爱夫妇?!啪啪啪,脸好疼!! * 别人以为宋凛州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就连宋凛州自己都这么以为。 但是遇上了林晚意,他为她洗手作羹汤,俯首称臣,宠到极致。 ——求预收《惹火》—— *追妻火葬场 盛霓曾疯狂迷恋过商界巨子傅淮渡,他杀伐果断,清疏矜冷, 如天上冷月。 她以为她只要足够努力,月亮就能够奔她而来。 有一天,她趁醉酒鼓起勇气问两人究竟有没有以后。 傅淮渡揉了揉她长发,笑容漫不经心:“霓霓,你太小了。” * 盛霓及时止损,一走了之,傅淮渡连句挽留的话都没有。 再次见面时,盛霓成了当红小花,追求者无数。 傅淮渡后知后觉真的离不开她了。 他又追又哄送包送鞋,盛霓不为所动。 傅淮渡穷追不舍,她无可逃脱,挑着唇笑:“不是我太小吗?” 西装革履的男人静静把烟碾灭,压低的嗓音喑哑无奈:“是我渣。” 后来在剧组的酒店,傅淮渡无奈,推了张五百万的卡过去,神色疲惫:“这里有五百万,买你五分钟,我们谈谈。” 盛霓嗤笑,面不改色加了张卡:“这里有一千万,你给我滚开。” 傅淮渡这才看到,她身后站着个二十岁的男生,穿着白衬衫,五官干净。 领口有着女人鲜红的口红印。 傅淮渡眼眶发红,嫉妒到发狂。 * 她走后,他发现,他病了。 药是她。 疯狂打脸狗男人X钱超多小仙女

  • 落入他的溺爱

    作者 : 十度天

    【全文完结】 接档文年龄差《养她》/伪.兄妹《隐秘禁忌》求收藏~ 本文文案: 因为一场变故,清瑶被顾老爷子接去了顾家。 听说在顾家她会有一个叔叔,年少有为,稳重自持。 在金融界更是以极强的手段和魄力,让无数业内人士瞠目结舌,啧啧称奇。 第一次见到顾谨深的时候,他站在影影绰绰的光晕里,金边眼镜上流光转动。 清瑶仰着头看他。 恬静乖巧地叫了一声:“顾叔叔。” 金边眼镜下,好看的眉尾轻轻地挑了一下。 * 顾谨深一直觉得老爷子带回家的小丫头很乖。 说话温温柔柔,拉大提琴的时候娴静美好。每次见到他,都会乖巧地喊他“顾叔叔”。 直到有一天,他看着这个向来乖巧的小丫头钻进他的怀里,一颗一颗地解开他衬衫的纽扣。 “我不想再叫你顾叔叔了。” 他勾唇看她,意味不明:“那瑶瑶想叫我什么?” 清瑶小脸通红,抱住他的腰身:“谨深……” * 寄人篱下的清瑶事事谨小慎微,逢人都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而顾谨深的小外甥怎么都看她不顺眼,以欺负她为乐。 他气焰嚣张:“等以后小舅娶了小舅妈,看你还怎么得意!” 后来,清瑶依偎在顾谨深的怀里,软的像一只小奶猫。 她朝小外甥勾勾手指,媚眼如丝:“过来,叫小舅妈。” >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也不在一个户口本上 >女主20岁,成年了(成年之前没有感情线) 【食用指南】 1、年龄差10岁,双C,极度甜宠。 2、大提琴专业气质小才女X金融公司高冷禁欲系总裁 3、轻松文风,没有火葬场替身误会,顾叔叔从头宠到尾~~ ------------------------------------------ 预收1:《养她》 年龄差11岁/养成系/宠 姚舒高一那年被送去裴家。 裴砚承坐在沙发里,指尖夹着烟,冷声质问送她过来的人:“姚老先生让我养这个小东西?” 男人严肃沉闷,姚舒有些怕他。但仍壮着胆子拉了拉他的裤腿,小心讨好:“叔叔……” 裴砚承冷漠起身,只给她一个背影。 “送她回去。” “我不喜欢小孩,更不会养小孩。” - 裴砚承喜静,姚舒就尽量让自己安静一点,听话一点。 入夜,她咬着笔头坐在桌前犯难。 裴砚承第一次敲开她的房门,黑眸微沉道:“你月考的成绩我知道了。” 他径直走到桌前,看了眼还愣在门口的小姑娘,敲了敲桌面。 “过来,给你讲题。” 后来,裴砚承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姚舒。 与此同时,暗念横生。 他说:“长大了,也要听话,不准早恋。” - 被接回姚家那天,姚舒决心表白,却无意得知自己于他只是“养着玩玩罢了”。 她心灰意冷,走得干干净净。 宴会再遇,姚舒眉眼疏离,端端正正地喊他裴叔叔,再无半点越界亲密。 男人笑容收敛,手指用力到几乎捏碎杯子。 宴会过半,姚舒被一双大手扯到无人的角落接吻。 黑暗中男人的唇被咬破,他毫无知觉,哑声逼问:“以前说喜欢叔叔,是骗我的?” 姚舒冷淡道:“对,说着玩玩罢了。” 裴砚承吻她的力度加深。 “没良心的小东西。” “这些年白疼你了?” ------------------------------------------ 预收2:伪.兄妹《隐秘禁忌》 年龄差9岁/蓄谋已久/横刀夺爱 家遭变故,一夕之间黎书妤成了孤儿。 暴雨如注的夜晚,她蜷缩在路边冷得发抖。 视线里出现一双笔直的腿,沉冷平静的声音落在她的头顶。 “你就是阿妤?” 黑色的伞面下滴着水,她看不清雨幕后男人的脸。 “哥哥。” 他细致擦去她脸上的污秽:“以后跟我。” - 五年来,傅驰一直都扮演着温润的哥哥角色。 他对她百般宠爱,温柔入骨。 直到有天,她带了一个陌生男人回家—— 她低声跟他坦白:“哥哥,我交男朋友了。” 那是傅驰第一次失控。 他将满桌的香槟塔拂落在地,透明酒杯摔得支离破碎。 黎书妤看着满地酒液,迎上他的目光:“我长大了,可以谈恋爱了。” “长大了?” 他冷笑。 踩着皮鞋一步步逼近:“那让哥哥看看,我的阿妤长了什么本事。” 空气中弥漫着酒精的气味。 他终于欺身靠近,指腹描摹她的唇。 黎书妤偏头避开他的触碰:“哥哥……你喝醉了。” 他看着她一点点长大,愈发娇俏明媚。 内心的暗欲早已滋生猛涨。 “别叫我哥哥。” 他攫住她的唇。 “我从来就没想做你哥哥。”